vanCopper bio photo

vanCopper

Try Your Best.

Email Github

原创博文,转载请声明

安然地看书中故事或看初生的树叶在风中,就反复地想象自己的心事。有太阳我就有了依附,有绿叶我就没有了奢求。这几天心绪是有些低落,今天又想高兴了。烦恼是日子的内容,有光明就有黑暗,太阳底下什么东西没有影子呢?收获麦子就得收获麦草。生活中我没有敌人,烦恼就是我的敌人,敌人强大了我才能强大,需要敌人,也需要不停地寻找敌人。秋天里欢笑的只是镰刀。日子在整齐而来无序而去,我现在知道了有多少人做事没底线,也知道了我毕竟是好人。我有时说话直了对方是泼皮无赖让我无法忍受,但我总看到他家人或亲人有闪光人性之处让我心有退让。我有时不知我怎么处世,我的做派是强者因为我光明,而外表上人家看我是弱者因此常吃亏。在桃花峪村委了村里账目公开的事被那个歪嘴男人骂过之后,老伙计和他吵骂,还抱了他让我打,我没有那个习惯,而且我也不会。

人生就是个出家的过程也是回家的过程,一个村寨一个村寨地走啊,走,恍惚里走过了饱含亲情的村寨而又到了下一个有亲戚的村寨。

记得初到樱镇的那个冬天,随着书记去药铺山村,锦布峪村和豹峪寨检查工作,返回时天就黑了,黑的一塌糊涂,看不见天也看不见山,车灯前只是白花花的路,像布带子在拉着我们和车,心里就恐怖起来。走着走着看见了红点,先还是一点两点,再就是四点五点,末了又是一点两点。以为是星星,星星没有这红颜色呀,在一个山脚处才看到山户的屋舍门上挂着的灯笼,才明白那红点全是灯笼,一个灯笼一户人家,人家在或高或低的山上。

从此,对灯笼就有了奇妙的感觉,以为总有一盏灯笼在召唤。

哦,快到端午了,心又像葡萄藤罗在静默的夜悠悠伸向你的触觉。用艳美的花线绑了你的手脚,再用雄黄酒把耳鼻滴抹,抗拒蛀虫危害和邪气肆虐,再把五谷香囊挂在胸前第三颗纽扣,再把艾枝插在窗棂,再把金银花,车前子晾晒在院落,最珍贵的是清晨里那一颗颗露珠,百草在露水中有了灵性,平凡的草儿成了珍惜的良药。

你是我在城里的神,我是你在山里的庙。


扫码分享该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