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nCopper bio photo

vanCopper

Try Your Best.

Email Github

Dark

这好像是2012年的某个夜。整理照片时偶然翻到,盯着照片几秒后,感觉很心塞。是回忆起什么了?可明明那段时间的记忆已经非常的模糊。大概独自走在这样的夜,总会让我这样伪文青强说愁。不过算算自己的年纪,好像根本不需要强说愁,已经有很多烦心事了。

遇到一真的文青,说到了“生气”这个话题。我说自己很少很少会感到生气。文青说我太冷漠,谁都不关心,不在乎别人。只有这样才可以做到不生气。听起来好像是这样的因果关系。我真的去思考了一下,觉得自己不太生气并不是因为我冷漠或者不在乎。反而是因为自己不需要来自他人的在乎。比如我爸,有一次他去坐公车,站在门口问那师傅到不到汽车站。问了两次,师傅也没有回答他。他就很生气,招手栏了辆的士走了。这换作我,肯定不会觉得生气。顶多会觉得师傅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不太懂礼貌,不要跟他一般见识。不过,我爸生气我很能理解。如果换作他年轻的时候,那师傅肯定被他揍趴下了(我爸他老人家练武术出身,狠的要命。特别是我调皮揍我的时候。不是亲生的一般)。

生气是一种需要宣泄的情绪。既然需要宣泄,大多都不能理智。人生气的时候由于肾上腺的作用,还极具攻击性。所以,还是少生气为妙。

image

这是去年春节的某一个晚上。下了很大的雪,老家有好几年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。看这张照片感到安逸。

出生,生活,工作都在这座大都市的人,可能不太能体会到故乡对于一个人的意义。如果不是奋斗在这座城市,也可能根本不会知道自己留恋故乡。以往,每年固定回老家两次。今年十一却没能回去,接下来的日子总是觉得今年少做了一件事。这是一种不踏实的感觉,很不安。

我好像一直都很忙!但为什么要这么忙?一直都没想的明白。


扫码分享该文